<strike id="3hlbr"></strike><address id="3hlbr"></address>

<sub id="3hlbr"></sub>
<address id="3hlbr"></address>

    <form id="3hlbr"></form>

    喜報|浙大出版社在第七屆韜奮杯全國圖書編校暨高校編輯出版能力大賽中再創佳績!

    發布者:朱虹發布時間:2020-03-17瀏覽次數:119

    日前,國家新聞出版署印發了《關于表彰第七屆韜奮杯全國圖書編校暨高校編輯出版能力大賽獲獎代表隊、獲獎人員的決定》,對第七屆韜奮杯全國圖書編校暨高校編輯出版能力大賽中獲得職工組、學生組一等獎、二等獎、三等獎和優秀獎的代表隊和個人予以表彰。


    浙江大學出版社編輯馮宏濤獲得編輯個人二等獎,全國第三名的優異成績,仲亞萍、董文一同斬獲編輯個人優秀獎。仲亞萍所在浙江代表二隊、馮宏濤所在浙江代表三隊均喜獲團體三等獎。浙大社已連續五屆在該比賽中斬獲榮譽,此次無論是在獲獎名次還是在獲獎人數上,浙大社都再創佳績。


    馮宏濤(中)、仲亞萍(左)、董文(右)在比賽現場合影



    伏案答題的浙江代表隊(中列)


    第七屆韜奮杯全國圖書編校暨高校編輯出版能力大賽由國家新聞出版署主辦,中國出版協會、韜奮基金會、中國編輯學會承辦。職工組有全國近200家出版單位組成的141支代表隊423人參加決賽。

    韜奮杯全國出版社青年編校大賽始于2007年,每兩年舉辦一次,目前已成為全國出版界提升業務能力、保障圖書質量的重要品牌活動之一

    浙大社高度重視圖書質量,為加強編校隊伍建設,于2015年正式成立編校中心,著力培養青年新手編輯與專業校對人員。五年來,編校中心“內外互動”的編校隊伍培養模型已經形成,并每年根據實際情況對培養方案進行適當調整。從最初以個人總結復盤與交流為主,到之后外訓汲取外部專業培訓的各種知識,再到以費曼技巧為原理的以講促學,可以即時反饋的“編校一日一題”,以及生動有趣的趣味編校競賽,嚴肅認真的編校能力大賽,立體化多方面地激發大家的學習興趣,提高大家的編校能力。


    編校能力非一朝一夕之功,需要點點滴滴的積累和實踐。編校大賽沒有明確的考試范圍,廣泛涉及的知識面正是對這一點很好的體現。而在此次比賽中表現優異的三位選手,在實際工作中也是業務小能手。我們來看看他們有什么寶貴的經驗吧。



    保持閱讀的習慣

    馮宏濤

    藝術分社

    我做編輯工作還不到四年時間,不敢說有什么心得。下面的東西,是我覺得對我的編校工作幫助很大的,權且稱之為心得吧。


    首先是讀書。讀書分為兩個方面,一方面是讀與編校無關的書,這是整個編校工作中最基礎、最具個人特色的部分,其他部分都是在這上面建立起來的。我最喜歡讀的是經典著作,這些書一般都體大思精,一天兩天讀不完,需要細水長流。去年讀《漢書》,每天早上起床后,讀上一卷,斷斷續續花了一年才讀完。今年在讀《資治通鑒》,每天午飯后讀一卷半卷,感覺很好。除此之外,我會讀點世界史的書,現在讀的是《十五至十八世紀的物質文明、經濟和資本主義》,每天晚上睡前讀一節兩節。如果偶爾突發奇想,我也會找一些小書來讀,一般是一周以內專攻一本,這樣的情況不會很多,一年可能有七八次。這些是習慣,不管做什么工作,我都會這樣做的。


    另一方面是與編校有關的書,深入一點的去年讀了《古籍整理釋例》,還讀了點文獻學方面的東西,這些對我在中國歷代繪畫大系的工作有些幫助。經常性的,平時在看稿子的過程中,遇到問題了,我一般會查中級教材和國家標準,《語言文字規范標準》《作者編輯常用標準及規范》這兩本書匯集了許多標準,我經常翻。另外,這些年數字出版一直在發展,我偶爾會讀些這方面的書,主要以建體系和打基礎為主,讀的是《數字出版基礎》,也會去圖書館翻一些雜志。讀編校方面的書,主要是為了使自己的工作更加規范。在我的概念中,編校是一門學問,有它的體系,每做一本書,都是把這個體系實踐一遍。因此日常做書的過程中,就會刻意地去向這個體系靠攏。比如說,做精裝書,遇到環襯了,就去看看中級教材對它的介紹;做扉頁和版權頁時,就去看看相關標準。并不是說不看這些東西就做不好,而是要把它做到最規范,而且明白其之所以規范的道理。久而久之,這個體系就融進頭腦里了。所以,我覺得專業資格考試那五本教材和與出版相關的國家標準,一定要常翻???,尤其是做一般圖書的。


    其次是向前輩學習。我在進入出版行業之初,聽了許多講座。這些講座,有的是制訂標準的老師講的。這些老師作為標準的制訂者,對標準了如指掌,從他們的講座里往往會聽到一些在書上看不到的東西。比如,標準的條款為什么要那樣規定,有哪些條款是可以討論的,等等。這些東西,對我們理解和運用標準有很大幫助。有一些講座是質檢專家講的,他們的講座往往錯例豐富,一場講座基本上能把在日??锤暹^程中遇到錯誤都涉及到,這樣的講座,對我們平時編輯加工很有幫助。還有一些是市場調研人員講的,他們通過數據分析,向我們展示哪些書賣得好,網上怎么樣,地面怎么樣,這些對我們策劃選題和營銷很有幫助。這些講座為我理解出版打下了很好的基礎。和前輩、同事交流也很重要。我以前改稿子總是改得很多,濫施刀斧,但是沒有意識到這是個問題,后來一位前輩看我改過的稿子,向我提出了這一點,我這才明白過來。前輩、同事改過的稿子也可以看一看,雖然改稿理念可能有所不同,但是在與他人比較的過程中,我們能發現自己的優長與不足。




    編校三境

    仲亞萍

    質檢部

    這次比賽前,受“木鐸書聲”邀請簡單寫了2015年那次比賽的心得。雖然這次比賽的結果與那次非常接近,但工作四個月與工作四年多相比,經過校對、編輯、質檢的職能變化,對于編校工作的體會已經大不相同。就我個人來說,以下這些習慣令我獲益匪淺。


    首先是對書稿的宏觀把控。這要從閱讀說起。我想自己能兩次獲獎(更確切地說,是一開始能成為編輯)是得益于學生時代養成的閱讀習慣。從大三到研三那幾年,每年的閱讀量在七十本以上。工作以后受工作習慣影響,閱讀習慣有所改變(現在看書總覺得像是在做質檢),閱讀量有些下降,但每天也總會抽時間看會兒書。慢慢的,自己的閱讀狀態會發生改變,感覺離文字遠一些,是離開一定的距離去看書的結構、內容、思想,而不是近距離地陷入書的語言文字。這樣的狀態移到編校工作中,就是在看稿時對書稿有一個宏觀把控,從整體上把握書稿的學術價值和市場價值,才能提出有建設性的修改意見,而不是只關注眼前的一字一句。


    其次是從讀者的角度轉變成編校的角度,從中觀層面理解書稿內容。比如遇到復雜句型,特別是英譯漢書稿中囿于原文句型的句子,我的習慣是分析句子結構。我讀高中時,英語課每個單元學習之前,都要做一張預習卷,其中一道題就是分析長難句的句子結構。這個習慣一直影響了我對英語文章的閱讀和理解,再后來也遷移到了漢語書稿的編校工作中。雖然兩種語言屬于不同語種,語法規則不盡相同,但在遇到復雜句型時,這種方法仍然有一些幫助。做譯著時還遇到過譯文與原文句意完全不對等的情況,似乎是譯者提取了原文中幾個關鍵詞然后拼湊成了一句話,原因也就在于譯者沒有分析原文而無法理解句意。


    第三是從微觀層面梳理字句和格式,這里涉及對規范文件的學習和對易錯字詞的記憶。我認為學習規范應該是去理解規范,而不是死記硬背。比如參考文獻的體例就是讓很多人頭疼的一個問題,一條條規則似乎很難記。其實如果首先理解了規范和原則,形成一個“公式”,那再去看規則和例子時,就不是去硬生生地記住各種格式,而是用這些例子來驗證這個“公式”,這樣就化被動為主動了。對易錯字詞的記憶也是如此,如果理解了某個字的本義或者某個成語的來源,那會更容易記住這些字詞。


    最后是對生活中的語言文字的關注。很多做編校工作的人都有職業病,對生活中用字用詞不規范的現象特別敏感。鑒于此,2018年初我們計劃舉辦一場趣味編校大賽。在那之后的大半年中,我就在平時看展覽看演出、看動漫看電影時以及從路邊廣告牌、標識語等地方收集了很多案例。這算是給枯燥的編校工作增添了一點趣味吧。




    無關文科理科,

    認真的態度和點滴的積累

    才是完成比賽乃至做好編校工作

    的不二法門

    董文

    青少圖書出版中心

    清早得知我有幸獲得了第七屆“韜奮杯”優秀獎,實在是意料之外,但內心又欣欣然。


    在這個編輯出版界頗有分量的獎項面前,我覺得自己有點“怪”。我是年紀上的“老人”,八位參賽隊友貌似都比我年輕,無形中有那么點壓力;又是資歷上的“新手”,這是我轉行做編輯以來首次參賽,缺乏經驗。同時,我是理科編輯一枚,講出我在做浙大數學優輔圖書的時候,隊友們都驚呆了。之所以“意外”也是基于以上幾點。難怪同事們戲稱我是一匹“黑馬”。


    似乎文字功底深厚的文科編輯素來是獲獎熱門選手,但我想,這次小小的成績也足以說明,無關文科理科,認真的態度和點滴的積累才是完成比賽,乃至做好編校工作的不二法門。一來我學生時代的閱讀廣而雜,從天文地理到二次元亞文化,喜歡寫作,相對也有不差的文字積淀;二來理科的邏輯頭腦讓我處事條理,善于拆解理順工作中繁雜的環節,以及考試“套路”。入社以來,更是有幸遇到了一群友善且經驗豐富的同事、前輩,在他們毫無保留的指導和栽培下,加之自身閱稿實踐中的認真反思總結,我在編校方面得到了快速的提升。借此機會也要衷心感謝他們!


    這次的成績是對我過去三年工作的一點肯定和嘉獎,但更讓我看清了自身與優秀編輯之間的巨大差距。以此為契機,保持平常心,繼續提升自我,把比賽經驗轉化成提升圖書質量的生產力,才是參賽的意義,也算是守住了執意投身編輯出版事業的初心。




    福德正神